中國(南京)國際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交易博覽會

行業動態>2018年(第2屆)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綜合發展指數報告

根據最新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綜合發展指數顯示,我國軟件產業呈蓬勃發展態勢,產業規模效益明顯提升,新業態、新模式大量涌現,技術迭代更新加快,應用領域持續拓寬,對國民經濟發展支撐作用增強。


2018年(第2屆)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綜合發展指數延續上年的指標體系,共設置4個一級指標、14個二級指標和19個三級指標,其中四個一級指標分別為規模效益、服務支撐、成長創新和發展環境。綜合發展指數體系由全國、分行業、分地區三個發展指數組成。該綜合發展指數體系依據掌握的權威數據,創新統計監測方法,從定量的角度綜合勾畫出產業發展圖景,通過對比分析展示產業發展亮點,尋找發展短板,對引導產業提質增效發展、提升產業發展形象具有重要意義。報告中數據除特別標注外,均來自工業和信息化部及地方工信主管部門,以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統計年報數據為基礎。


一、全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


全國發展指數采用定基計算方法,選取2014年為基期,設定2014年發展指數為100,隨著產業發展,近幾年指數得分均在100以上,通過縱向比較,反映全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年度綜合變化情況與發展趨勢。


本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全國發展指數154.6,比上年提升18.7,指數提升幅度較上年擴大5.1,顯示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呈現持續向好發展態勢(見圖1)。其中,四個一級指標中,規模效益與成長創新兩項指標對全國發展指數的貢獻與拉動作用突出(見表1)。


圖 1 2014-2017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全國發展指數


表1 四項一級指標指數


根據全國發展指數計算結果,2017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呈現出以下亮點:


一是規模效益指數較快增長,產業提質增效進程加快。本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規模效益指數136.5,比上年提升17.3,提升幅度較上年擴大6.8,對全國發展指數增長的貢獻率為27.6%。受益于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快速發展和融合創新,先進計算、高端存儲、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技術加速突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市場需求持續釋放,新技術、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日益成熟,有力推動產業蓬勃發展,加速產業提質增效。2017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實現業務收入5.5萬億元,同比增長14.2%。主營業務利潤率為11.9%,較2016年提高1.5個百分點,為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企業人均利潤總額為14.2萬元,較2016年提高2.4萬元,是2012年人均利潤額的近兩倍。產業規模持續擴大,企業盈利水平和人均盈利能力快速躍升,帶動規模效益指數增長。

圖 2 2012-2017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效益情況


二是成長創新指數大幅提升,產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強勁。本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成長創新指數172.3,比上年提升39.4,提升幅度較上年擴大38.5,對全國發展指數增長的貢獻率為58.7%。從研發投入看,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研發投入達到5622億元,占軟件業務收入的比重為10.2%,比去年提高了0.8個百分點。從創新產出看,2017年全國共完成軟件著作權登記74.5萬件,同比大幅增長82.8%,增速為近五年來年均增速的3倍。從新業態發展看,云服務、大數據服務、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業態已經成為產業新的增長點,2017年軟件產業新業態相關收入增速約37.0%,比2016年提高18.1個百分點。從技術成就看,我國在機器強化學習技術、人臉識別技術等領域取得重要進展,這兩項技術入選《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榜單。


圖 3 2012-2017年我國軟件著作權登記情況


三是服務支撐指數高位平穩增長,產業對工業轉型升級及社會發展的引領作用凸顯。本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服務支撐指數181.2,在四個一級指標中數值最高,比上年提升7.6,對全國發展指數增長的貢獻率為9.6%。隨著兩化融合深入推進,傳統制造業智能化轉型進程加快,工業軟件、裝備自動控制系統等成為引領工業轉型升級、延長產業鏈條的關鍵要素。2017年我國工業軟件收入同比增長19.5%,高于軟件產業平均水平5.3個百分點;裝備自動控制系統收入同比增長21.3%,高于軟件產業平均水平7.1個百分點。隨著社會領域信息化需求的提升,行業應用軟件的重要作用進一步凸顯,2017年我國教育軟件收入同比增長54.7%,交通運輸軟件收入同比增長42.5%,有力支撐了教育信息化、交通信息化等社會領域的發展。


四是發展環境指數穩步提高,產業發展的外生動力持續增強。本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環境指數123.2,比上年提升4.2,指數提升幅度與上年基本持平,對全國發展指數增長的貢獻率為4.1%。從政策環境看,2017年國家進一步加大了軟件產業相關政策支持力度,出臺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關于進一步擴大和升級信息消費持續釋放內需潛力的指導意見》《云計算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7-2019年)》等文件;從公共服務體系看,與軟件產業相關的國家及省級公共服務平臺數量超過300家,成為向軟件產業提供法規標準、技術創新、創業輔導、市場開拓等公共服務的重要載體;從網絡基礎設施看,2017年我國互聯網寬帶接入端口數量7.78億個,比2014年凈增3.73億個,年均增長率高達24.3%;從人才環境看,產業人才結構不斷優化,2017年碩士以上從業人員占比達到10.4%;產業人才供給逐年增加,2017年軟件產業相關畢業生人數超過35萬人。


二、細分行業發展指數


細分行業發展指數,也采用定基計算方法,以2014年為基期進行計算,但與全國發展指數相比,在指標體系整體架構不變基礎上,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對三級指標進行了微調。設定2014年三個細分行業發展指數分別為100,近幾年的指數得分均在100以上,通過縱向比較,反映分行業年度的變化情況和發展趨勢。


本屆軟件產品、信息技術服務、嵌入式系統軟件三個細分行業發展指數分別為143.6、167.1、128.1,比上年提高6.6、25.4、11.6。


表 2 三個細分行業發展指數

根據分行業發展指數顯示,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三個細分行業發展呈現以下特點:


一是綜合實力穩步增強,行業發展各具特色。本屆三個細分行業發展指數均有不同程度提高,顯示行業發展的綜合實力穩步增強,其中信息技術服務業指數增長最為迅速,增幅達25.4,是軟件產業發展的中堅力量。從四個分項指數看,細分行業發展各具特色,軟件產品行業規模效益和成長創新指數帶動作用明顯,2017年行業主營業務利潤率17.4%,研發投入強度10.1%,在三個細分行業中居于首位;信息技術服務行業服務支撐作用凸顯,2017年服務支撐指數242.2,比2016年大幅提高39.7;嵌入式系統軟件受益于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工業技術軟件化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動,發展環境不斷完善,2017年發展環境指數151.0,比2016年提高43.4。


二是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產業鏈協同發展水平不斷提升。從三個細分行業構成看,2017年分別實現軟件產品、信息技術服務以及嵌入式系統軟件收入1.7萬億元,3.1萬億元和0.7萬億元,占全部軟件產業比重為30.8%、55.5%和13.7%,其中信息技術服務業收入占比提高1.4個百分點,技術的去產品化、軟件產品的云化以及項目集成服務化成為產業結構轉型的主要方向,帶動信息技術服務行業在軟件產業中的比重不斷提升。從細分行業看,產業鏈各環節不斷成熟,協同發展水平穩步提升。軟件產品行業中,信息安全軟件規模不斷壯大,近五年來年均增速超過19%;信息技術服務行業中,信息技術咨詢設計、運行維護服務等環節進一步發展成熟,近五年來年均增速接近16%,均高于軟件產業平均水平。


圖 4 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產業結構


三、分地區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


分地區發展指數與全國發展指數相比,指標體系保持一致,計算方法有所區別,通過灰色關聯評價模型進行計算。設定2020年(“十三五”末)發展指數目標值為100,近幾年各地區的指數得分均在100以內,由此反映各地區產業當前發展水平與目標之間的差距,并可對各地區綜合發展水平進行橫向比較。


本屆分地區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最高79.6,最低62.4,比上年分別提高2.9和0.8。廣東、北京、浙江、江蘇、山東分列指數排名前五位,產業發展優勢明顯。指數均值67.0,比上年提高1.2,均值以上省市10個,與上年持平,均值以上省市指數情況如下:

圖 5 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均值以上省市排名


表 3 東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指數均值

根據分地區發展指數顯示,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呈現以下特點:


一是產業梯次發展格局相對穩定,東部省市發展優勢持續擴大。本屆分地區發展指數均有不同程度提高,產業從東到西梯次格局保持穩定。東部地區指數均值70.6,高于全國平均水平3.6分,比上年提高1.6,東部與中部、西部和東北部地區指數差值,比上年分別擴大0.3、0.4和1.4,產業優勢地位進一步凸顯。東部地區省市以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密集的高端專業人才資源,旺盛活躍的市場,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創造了廣闊的發展空間,成為引領全國軟件產業發展的高地。從產業規模看,廣東、江蘇、北京、上海、浙江等省市分列全國前五位,軟件業務收入總和超過3.5萬億元,占全國軟件業務收入的63.8%;從效益水平看,2017年東部地區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主營業務利潤率為13.0%,高于全行業平均水平1.1個百分點,企業人均利潤總額為16.8萬元,高于全行業平均水平2.6萬元;從企業結構看,以軟件百家企業為代表的骨干龍頭企業多集中于東部各省市,對產業發展的拉動作用明顯;從技術研發實力看,2017年我國東部地區登記軟件近57萬件,約占我國登記總量的76%,以創新高地帶動和輻射周邊地區創新的發展趨勢正在顯現。


二是中西部省份發展潛力逐步釋放,產業增速不斷加快。本屆中部和西部地區發展指數均值分別為66.0和64.6,比上年提高1.3和1.1。指數排名上升較快的三個省市包括安徽(上升5位)、河南(上升4位)和貴州(上升3位),均位于中西部地區。中西部省市依托企業成本低,鼓勵性產業政策力度大,市場前景廣闊等優勢,借助新業態迅速發展、融合產業布局出現調整的發展機遇,產業發展潛力逐步釋放,部分省市發展成績較為突出。安徽省2017年完成軟件業務收入341.1億元,同比增長31.2%,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7個百分點,省內收入超10億元的企業9家,“中國聲谷”作為我國唯一定位于人工智能領域的國家級產業基地,已形成了產業特色明顯、技術領先、配套齊全、輻射全球的人工智能產業集群,智能語音技術領跑全國。河南省嵌入式系統軟件漲勢突出,智慧水務及物聯網終端等銷量居全國首位。貴州搶先布局大數據領域打造貴州特色,成為全國首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以及首個獲批建設大數據國家技術標準創新基地的省份,CB Insights公布的2017年全球科技創業公司“獨角獸”榜單中有貴州大數據企業上榜,有力帶動了省內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發展。


表 4 部分省市指數排名變動情況

三是重點城市產業集聚效應明顯,產業發展特色突出。本屆15個副省級城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最高75.8,最低63.8,均值67.5,均值以上城市5個,深圳、杭州、廣州、南京和濟南分列副省級城市指數排名前5位。15個城市2017年共實現軟件業務收入3.0萬億元,占全國軟件業務收入的一半以上,平均主營業務利潤率13.8%,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9個百分點,研發經費投入3495億元,占全行業研發經費投入的62.2%,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在重點城市的集聚效應明顯。重點城市立足區域優勢、資源稟賦等條件,形成了各自的軟件產業發展特色。深圳市軟件產業發展的國際化水平不斷提升,2017年實現軟件出口238.2億美元,位居全國城市第一位。深圳圍繞關鍵核心技術和海外研發人才隊伍進行的國際投資并購成效顯著,重點企業海外市場占有率不斷提升,部分企業海外市場收入占到全部收入的50%以上。杭州打造國內信息經濟高地,電子商務、人工智能、云計算等蓬勃發展,2017年電子商務平臺技術服務收入1478億元,居于全國城市首位;大企業培育成效顯著,2017年規模以上軟件企業平均軟件業務收入超過5億元,在15個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一,進入2017年中國軟件業務收入前百家企業名單的杭州企業12家,在副省級城市中與深圳并列第一。


圖 6 2017年15個副省級城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指數


2017年,在國內經濟總體增長放緩,國際環境更趨復雜的背景下,我國軟件產業發展不斷取得新的成就,但也面臨一些迫切需要解決的突出問題,包括基礎創新能力薄弱,基礎軟件、核心工業軟件對外依存度較大;有國際影響力的大企業缺乏,產業國際競爭能力有待進一步提升;人才結構性矛盾突出,領軍型人才、跨行業的復合型人才緊缺等,需要全行業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契機,繼續強化創新和核心技術突破,深化融合應用,加快轉型升級,做大做強軟件產業,助力兩個強國建設。


附表1

2017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主要經濟指標表


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統計范圍為:


1. 在我國境內注冊(港澳臺地區除外),主要從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務,且主營業務年收入 500 萬元以上,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軟件企業;


2. 在我國境內注冊,主營業務年收入在 1000 萬元以上,有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收入,且該收入占本企業主營業務收入 30%以上的獨立法人單位;


3. 在我國境內注冊,主要從事集成電路設計的企業或其集成電路設計和測試的收入占本企業主營業務收入 60%以上,且主營業務年收入 500 萬元以上的獨立法人單位。


附表2

2017年分省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業務收入表

單位:萬元

注:西藏暫無規模以上統計數據


附表3

2017年副省級中心城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業務收入表

單位:萬元

來源:工信部


1533093261300067192 (1).jpg

在線反饋
2019东方心经b正版彩图